堂本咚

立派kkl一枚(///▽///)大大们的文章留存地

2018.07.11巍澜文章整理

巍澜主页:

招人啊招人啊~具体戳 说两件事 


 


太太们辛苦啦!祝大家吃粮愉快! 


 


清水向 


 


连载 


@陈风  【巍澜/花吐症】瘟疫  2


 @给你一块小甜饼 「巍澜」用鬼怪的方式打开镇魂🕶


 @阿刺  【巍澜衍生】那小子真菜 07(演员巍X电竞澜)


 @一些墙头  [巍澜] 我们结婚了 夏日特辑 (ABO)


 @苏清白  【巍澜】换我等你(遗忘的爱人番外)


 @独眼肥龙龙  【巍澜】平凡恋爱物语 1-5


 @失角鹿  【巍澜】胎噬(下)


 @L  【鎮魂|巍瀾】趙云瀾受罰(训诫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周叶_凤游  【巍澜ABO】确定05(私人蛋糕坊店长巍AX奶茶店店长澜O)


 @月明轻初  忘【四】【巍澜】【虐】


 @辰时海  【巍澜】听说你们是朋友(小说剧版赵云澜交换梗)-2


【巍澜】听说你们是朋友(小说剧版赵云澜交换梗)-3


 @-外州客-  〔巍澜〕特调处不得不说的一周两会 03


 @朽二  【巍澜】山海记事(壹)


 @折扇戏子  【巍澜】情敌见面


 @爱丽丝梦游症候群  【巍澜】惊鸿曾照影 {十三}


 @聆泠_懒萌懒萌  私♂房♂菜之醋溜芒果椰子01(车/私房play/吃醋play/突然爆红沈教授X醋缸打翻小澜孩)(本章无车)


 @隔壁麦小包  【巍澜】道寻常(七)


 @依山尽  【巍澜/师徒】万里烟尘清


 @南方有南竹  【巍澜】【论坛体】媳妇瞎了怎么办(上)


 @不要吸  【巍澜】《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》0-4


 @今天的我有粮吃吗  【镇魂】我当电灯泡的那些年(六)(完)(有鬼面 无感情线 一句话车)


 @白南晴yacci  【巍澜】时光碎屑之四——赵处又受伤了


 @阿西  【巍澜ABO】我们结婚吧(1)(一句话车 不喜勿入)


 @且土土  【巍澜】 围观神仙打架的特调处的日常02


 @番茄炒蛋不要葱_红不欺  【巍澜】生死蛊(11)


【巍澜】生死蛊(12)


【巍澜】以爱之心,以我之名(5)


 @神明  【巍澜】论如何饲养一只小澜喵(一)


 @胡萝卜是魔鬼啊  灵魂互换的那两天【Day One ③】


 @橙子汁水  【巍澜ABO】错觉(6)(生子情节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lion爱吃鱼的狮子  【镇魂】同居30题


 @年年念。  Deeply(娱乐圈paro)


 @玲珑四犯  【巍澜】晚婚9


 @三千世界狗带  [巍澜][ABO]狗在江湖(五)(生子情节预警 不喜勿入)


 @bei居过隙  【巍澜*2】唯有龙虾与汉堡不可辜负


补档: @摩的大嫖客·兰芷汀洲 【巍澜】鬼嫁(一) (灵异预警 隐藏车 不喜勿入)


 


单篇


 


 @水鹅毛 【巍澜】钟情妄想症


 @灰-度-值  【巍澜】新技能(短完)


 @夜夜流光相皎洁  (镇魂/巍澜)来讲故事吧(有鬼面 无感情线)


 @马总的糖罐子  【巍澜】沈教授“看不见”赵队了


 @-眯眼-    对象上了炕只夸床怎么办


 @耳语   【剧版镇魂/巍澜】共长生


 @鹤   【巍澜】论吃醋与手机的关联性


 @聊赠一枝花  【巍澜】一杯沈巍,不加糖


 @夏唯涉  【巍澜】前尘不羁事


 @虞舟YZ  【巍澜】后续?番外???


 @一杯奶茶西米露  【巍澜】酒醉


 @盛夏甜果粒  【巍澜】我的两个“兄弟”上司(祝红视角)


 @浮生长嘆   【巍澜】味道


 @我什么都不是  血腥爱情故事


 @懵懵nim  http://lovexoforever04.lofter.com/post/1eee19b3_eeb59dfe


 @煦涵  【巍澜】论坛体:我今天偶遇男神了!


 @穆七声  【巍澜】 薄情簿(已完结)


 @哥特闲  [巍澜|哨向]食草动物


 @喵茶  【巍澜】春光乍泄


 @我取  【巍澜】眼盲


 @雨蝶_最喜欢的是42太太  【巍澜】论起床气这件小事儿


 @含光君怀里的兔叽 【巍澜】五千年前的昆仑君遇到沈老师


 @杂言__   【巍澜】一个胃出血梗 略狗血?


 @音鱼沁露  【一个吃醋梗】来自镇魂花絮


 @笑忘书  巍澜(黑袍哥哥头上有弹幕?!)


 @张牙舞爪的艾利克斯  【巍澜】听说赵云澜想知道是他的长发美还是…


 


开车向


 


连载


 @16 http://849752999.lofter.com/post/1d74d79e_eeb5761e


 @人生最爱锅包肉  【巍澜】陈醋号高铁列车


 @垃圾作者  【巍澜】无题03 (普通人AU BDSM)


 @夜雨寄北。 【巍澜】龙城大学沈教授的副业 03 R18 有车慎入


【巍澜】龙城大学沈教授的副业04 R18 有车慎入


 @应叁  【巍澜】地下室play (上篇)


 @lon  【巍澜】色欲熏心(abo)


 @少葱  长风万里 [巍澜,ABO,pwp」


 @莲玖  【巍澜】《冥囚》Chapter 05(战俘AU/ABO/R18)


 @独酌  【巍澜】龙伴 三  强制R18预警(强制play 黑化预警)


 @morwen  【巍澜abo】形婚(2)


 


单篇


 @科加斯吃饱了吗 [巍澜/R] 摩洛哥热风


 @伏秋南山  【百粉福利·巍澜】


 @灰-度-值  【巍澜】春风渡(短完)


 @珀尘诀诀诀诀诀诀  [巍澜ABO]非典型发情期(r18)


 @愿初心永随 【巍澜】瑶池洗浴(NC-17/一发完)


 @怀五夜云  【巍澜】以身试法  一发完


 @今天还是婕羽 【巍澜】醋 (abo)(R18)


 @炊事班里负责吃饭的  巍澜 | 夏日祭


 @生死爱欲  [巍澜/R18] 成全


 @满嘴跑火车  【巍澜】《西装》原著向 有r18


 @香菜味的酸奶君 啥玩意儿?你是A?(巍澜,双A,有车,完整版戳评论链接)(双A预警)


 @我只有五块钱  【巍澜】办公室(PWP一发完)


 @棱。  【巍澜】酒后无德 又名三次沈巍喝醉了,一次他没有  9.9K+点点车


 @又想太阳雨 【巍澜】小澜孩不可以随便抱人(车 一发完)


 @不高兴和没头脑  (巍澜,已完结)▪藏(私心作*甜*车*挺长的*剧版向*澜澜发现沈巍为他淋雨求医后的一夜)


 @陆绡QAQ  【巍澜】赵处长的腰今天特别疼系列


 @kyo   巍澜r18   生气的沈教授好可怕


 @我当痛饮伪电气白兰地  巍澜 | 我爱洗澡好多泡泡(NC18, pwp)


 @巫山与云  【巍澜】远殷   dirty talk车   [h30]


补档:  @安某年  「做飯的沈教授不能亂撩,會出事」




 


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,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,谢谢!


 


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!

突然很失落……不知道为何……想哭,可是哭不出来,所以换一种方式,醉一回。这支喝完了,应该就可以了吧?想要聊下天,可是不知道找谁,只能发发微博了,总有一种想要别人知道又不想别人知道的情绪在,也想记录一下,所以也只能发发微博了。请淹没我这条,million thanks~ ​​​

【KKL】长篇短篇甜文目录整理

火车丧得不行:

全部KKL,KT向,有高速车,长短皆甜


[第一次所有文的目录整理]


[长篇]カルマ(KARUMA)
KT校园,青梅竹马日常甜,冰山学霸前辈51X不器用后辈244


1      2      3      4      5      6      7      8      


9      10    11    12    13    14    15    16


17    18    19    20    21    22    23    24 


25    26    27    28    29    30    31    32    


33    34    35    36    37    38    39    40 


由加奈番外       41    42    43    44    45  


[KK病态系列]全部甜文放心食用(有之前的文归纳)


· 偽りの仮面 (虚伪假面)你们所说的箱男  舞台专职51X流浪汉244  
番外小熊猫饲养手册·舞台篇  居家篇  吃醋篇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共感篇    胡闹篇(车)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亲友篇(上)


·人间椅子 + 番外(有车) 都不是什么好人


·人间失格  (小推车)都不是什么好人


·妄想日记    明星51X被爱妄想244(小推车)


·カナリヤ    按摩师51X轻度自闭244


·自伤必要爱 孟乔森综合症51X医生244


·定向性饥渴 打工仔51X肌肤饥渴244


·上瘾           游戏主播51X体味依赖244


·少年から英雄に    小恶魔Kids
 番外→给糖也捣蛋  


[KK非常态系列]全甜放心食用


·偷心贼           奇幻设定


·汪!嗷?       金毛51X兔子244


·海中仙          渔夫51X水妖244       
 番外也叫海中仙x


·骗来的爱情     人类51X妖怪244


·阴阳师驯养计划     阴阳师51X妖怪244  


·吸血鬼吃什么        富二代51X吸血鬼244


·绑架了恶魔怎么办 神父51X恶魔244
 番外  


[傻白甜系列] 全……是的傻白甜


·国王与将军   将军51X国主244


·半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突然缩小51  现实向


·见鬼      大概是个缺心眼51追阴阳眼244的高萌文x


·恐怖实况?   游戏实况Kids


·手肘干燥?   写得眼睛疼ORZ


·???          学生Kids


·什么鬼游戏   写得……算了ORZ


·旅行中          写得……算了QAQ


·王子与骑士   王子51X骑士244


·命硬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实向


·老师我崴脚了     学生51X校医244(小推车)  


·摩羯恋爱手册     学生Kids谈恋爱= =


·一颗简单的甜饼  如题ORZ


·你算哪块小饼干  游戏实况主51X新人喷子244


·哥哥哪有那么直     亲兄弟Kids


[吱呦系列](?)


·醉酒吱呦好不好吃   现实向


·吱呦让我进去!      现实向+超现实x


·吱呦我要亲亲         中学生51笨笨地追吱呦


·吱呦到底想要什么  霸道总裁51X学生244
      (有车)


[高H]


万字太空车    太空车第二辆


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里站不红心不蓝手难道不是惯例吗?


求你们手下留情我还想多活几天呢真的谢谢大家_(:з」∠)_这种事情真不想次次都说了超麻烦,何况我密码又不难


以后看到里站有痕迹我就只能整个删了,删了过后不补


[不知道什么系列] 


·Everlasting   现实向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整理到手软……ORZ


我的妈呀我怎么写了这么多hhhh全是甜的放心吃!


我真是太良心了(你要点脸!


然后接下来除了无限恐怖就是一个傀儡师51X人偶244的中篇吧大概……_(:з」∠)_我尽量写成轻松向_(:з」∠)_


然后还有一个已经攒了不少存稿的末日丧尸文……不过南瓜瓜已经在发类似题材了那我就等过一阵再开这个_(:з」∠)_因为我这个是乱七八糟异能升级赚钱养家向的咳x


暂时先这样吧_(:з」∠)_


我的人生信仰就是……爱他们就让他们甜!!

【KK】一个我目前所有KK同人文的汇总+完结TXT分享

Moxii-MC:

整理500强的TXT版本,所以顺便做一个索引好了。


放我目前所有的KK同人,因为有些文下有TAG,就只放第一章。哎没错我就是懒。


完结的文,如果整理了TXT版也会放这里。


持续更新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*短篇:


守护神系列计划通(人类51 X 守护神244)




*脑洞玩梗系列:


守护神脑洞


刀男版杰尼斯脑洞


假如你担是同人圈大手脑洞




*中篇系列:


假如堂本光一是电竞游戏500强选手故事描述第一更试阅


(这个文下有tag可以直接顺着补完)


正文TXT版本:链接;密码:113t




*长篇系列:


Unlock Baby (哨向)第一章试阅


(这个文文下也有tag可以直接顺着补,不过还没写完)




*预存新坑:


Serve The Light:文案

小森林(16)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因为24有一首歌就叫做16,所以强硬的决定没有17了,一章终了


然后上一篇里悠太被闪了狗眼大家木有发现吗?


所以光一君担心的被悠太什么的抢走了这种事是不存在的。


所以光一君也是很能脑内的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 番茄是种很坚韧的植物,吃完了果蒂随便塞进土里就能长出新的,不好好清理的话侧枝也会疯长影响结果,随手摘下来的侧枝踩进土里也会很快生根。


      可是果实却很脆弱,雨水多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生病腐败,所以小森这里的人都用蔬菜大棚养,可是刚却一直不肯,只好每天特别注意。


      但是即使如此也会遇到烦心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 光一一推开门,就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。


      刚戴着顶有些旧的草帽,低着脑袋坐在番茄架子旁边,他走过去,找到了罪魁祸首:一连串发黄枯萎了的番茄叶子,连带着四周一连串绿色的果实也已经停止了生长,表皮开始坏了。


      光一在那人跟前蹲下,掀了掀他的草帽,圆脸抬起来看了他一眼,又嘟着嘴低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“真是的,还想做好吃的番茄酱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光一又向四处看了看,发现灾情的确不容小觑,但也并没有殃及到所有植株,他伸手翻了翻叶子,就发现了一个已经成熟了的,红红的、圆圆的,表皮饱满一看就蕴含了大量甜蜜汁水的。


       拿起剪子把果子剪下来,拽过衣服一角擦了擦递给了刚。


     “看,这不也有很好的嘛?”


       不接。


       光一直接把果子递到了刚嘴边,“尝尝。”


      本来有些干裂的嘴唇终于张开了,唇瓣分开,好像贝类的身体一般柔软地紧贴着小半个果子咬了下去,伴随着轻微的咔嚓一声,淡红色的汁水流淌了下来,漫过自己亲吻吮吸过的双唇,顺着自己的虎口和那人白皙的下颌蜿蜒成一条小溪。


      光一盯着粉红色的液体一滴滴落入了土中。


     “真是的,本来想给光一做好吃的番茄意面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小声的呢喃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着恋人撒娇。


      光一拽过那人的衣领,品尝番茄味道的恋人的吻。




      早晨的坏情绪被光一强硬的中止了,刚想一想不禁微笑,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,这样的事情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处理,然后独自消化坏情绪吧,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不是因为带着给光一做好吃的意面这样的念头,看到坏掉的番茄时也不会那么沮丧吧。


      还好虽然的确损失了不少,可是毕竟还是有收获,刚拍拍手,开始兴致勃勃地处理刚刚采回来的果子。


      虽然留给番茄的地方不多,刚还是多种了几个品种,其中有一种的果实特别小,几乎是一个一个,很适合留下来做罐头。


      把番茄洗干净,果子顶端划十字刀,放进滚水里烫一下捞出放进冰水里,这样就能很容易地把皮去除,然后放进玻璃罐注入盐水,最后把罐子放进锅里煮一下密封消毒放冰箱就可以了。


      热的时候可以直接吃了解暑,还可以留到以后慢慢吃。


      自顾自地打算着,后面有人蹭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被从后面抱住了腰,


      被亲了耳朵和后颈。


      痒痒的,暖暖的。


      刚fufufu地笑了,光一抵着他的肩窝也笑了。


     “要帮忙吗?”


      刚想说不要然后就转了念头,“好,一会光一帮我把皮好好去掉哦。”


   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   既然是两个人了就没必要什么都一个人做。




      很快的,果子被放进了冰水里,两个人并排站在水池边一个一个地给大铁碗里的果子扒皮。


      冰水很凉,果子很圆,有时候就会biu的逃跑跳回水里溅起凉凉的小水花,两个人就对着嗤嗤地笑;还有的时候,先后伸进水里的两个人的手会展开一番追逐,直到一方握住了另一方。


      当彼此感到十指交叉都还不够的时候,手心里的热度就会向上传递,一直等到双唇接触填满心里的不满足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刚推开光一。


   “那今天就用这些做意大利面给光一吃吧。”顺手拿过一块干布一边给他擦着身前的水一边说。


     光一点点头,捡起地上倒扣着的大铁碗,又追回一个已经在地上滚了有段距离呆了有段时间的小番茄。


    两个人的脸和耳朵还有脖颈都还是红彤彤的。


    有点停不下来了呢。


    光一想着,然后就被刚推出了厨房。




   “有光一在没办法好好做饭了。”


    光一坐在沙发上胡乱换着频道,心里回味着这句话,脸又红了一片。


     其实不吃饭的话,也没关系吧……


     真是漫长的一天啊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 新鲜果子做出来的意大利面果然美味,两个人吸溜吸溜吃的很带劲,


    “还有剩下的,到了冬天……“


     刚顿住了。
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叼着几根面条的光一抬头看他。


    “恩,就是,到了冬天的时候可以放在咖喱里给光一吃。”


      虽然因为咀嚼而有些口齿不清,可是刚还是清楚地听到对方应了一个“好”。


      他歪了歪头,笑着说,“咖喱什么的,光一喜欢吗?”


    “不要茄子。”


    “小学生啊你。”


    “总之不要。”


    “是是知道了お父さん!”


   


  已经是初秋了,等到午后暑气渐渐消散,两个人决定出去走走,顺便问问邻居有没有什么不用大棚也可以种好番茄的办法。


      “啊过两天就要割稻子了,会很辛苦啊。”刚一边说着一边锤了锤腰。


       光一瞥了一眼,若有深意地递过来一个眼神。


     “喂!不是因为那个!”


      “那个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“可恶!”


      “可是昨天晚上说……的可是刚你自己啊……捂住我的嘴也是说过了啊……唔!”


       “可恶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“两个人感情可真好啊。”前田婆婆笑眯眯地从对面走了过来,肩上扛着一袋子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刚接过来,扔到了光一肩上,“麻烦你啦光一君,我腰疼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递过来一个得意的眼神。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个年纪就腰疼了?”过几天还要收稻子呢?能吃得消吗''

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了,只是昨天有点累,睡得…恩…有点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旁边那人在憋笑。


       “阿拉要注意身体啊,要不要去我那拿点药贴一下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没问题吧,今天晚上我帮他揉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光一逮住机会插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婆婆点了点头,“这也是个办法,总之一定要小心啊,不然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吃苦头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光一点头,刚趁机偷偷在他结实的上臂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。




       结果问了一圈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好办法,不是用大棚就是直接买了吃,两个人在日暮时分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
      简单吃了点就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,


      夜幕降临,偶尔还会有体型巨大的昆虫撞到玻璃上发出砰砰的声响,然后就只有电视的声音和两个人细细的呼吸的声音。在这被沼泽森林和田地包围的小房间里,有着能安抚人心的静谧和温存。


      看着看着,一个脑袋就歪在了自己肩膀上,光一低头看了看,被稍微有些长的刘海遮住了可爱的脸正低垂着,弯弯的睫毛微微颤动着。


     30代的男人有着这样的外表真是可怕啊。


     虽然白日里是两个人的玩笑,但是昨天晚上的确……


     自己是很久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了,看起来对方也是如此,虽然是这样,但是光一并不觉得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自己失去了自控力。


     细细想一想,大概要在自己意识到以前很久就已经对这幅身体有了肖想,一切虽然是水到渠成,但是之前并不是没有忍耐。


     捻起酒糟的白皙的手指,站在水边的漂亮的脚踝,手掌下温热的腰身,还有每天面对面吃饭时都会吸引自己的可爱的嘴唇,偶尔烦躁时流露出的毫不掩饰的表情,如同星辰一样漂亮的眼睛,无时无刻不如同磁石一样拖拽着自己一步步向前。


      想想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拿起相机大概就明白了。


      一开始还想把一切都记录下来,可是后来只是跟上那个人的身影就已经花掉自己全部精力了,从清晨到黄昏,双眼只想追随着这个人的身姿,甚至到了夜间,对方说了晚安离开小客厅的时候,心里的那份失落。


     至于于到了后来,想把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藏起来,拍好的照片也好其他别的什么也好,都好好地藏起来只给自己欣赏只归自己所有只为自己存在。


      所以一旦得到对方的接纳就迫不及待地不再忍耐,释放了所有的热情。


      粉红的嘴唇,湿润的脸颊,晶莹的双眼,被汗水打湿了的身体和贴在额上的发丝,一切都不再是一厢情愿的幻想,一切都有了温度和重量,愈发让自己越陷越深。


     更何况还有对方大胆热情的回应让这把火越燃越烈。


      光一轻轻舒了口气,控制了一下思绪,再这样回想估计就要麻烦了,可是看这个人今天这个状态恐怕是不行了。


     他抱起他,轻轻地走回房间,把他安顿好。




     窗外,多云的天空终于露出了月亮淡黄色的脸庞,清辉满地。


     光一并没有开灯,借着月光,他满足地在他身边躺下来,碰了碰那个人的脸。


   “お休み、つよし”




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THE  FINE




     那么,夏篇结束了,我们秋篇再见~~


     以及


     和本文没有什么关系但就是想念叨念叨的一件事,昨天看前田美波里桑的那期笨笨笨,被光一温柔的眼神杀死了…_(¦3」∠)_


     然后我就觉得这次写的特别虐狗,写着写着自己都想翻白眼了……我这是在虐我自己啊首先,都怪光一的那个眼神啊,真的温柔的滴水,没看的都去看,看过的去重温吧……要说他俩关系不好真是打死我都不信。


     之前有位姑娘说看了小森林想谈恋爱,这次我自己都想了,自虐啊。






     

小森林(14-15)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中秋节快乐哦~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14


    “要去干吗?”


    “打了一份零工,今天要出去一天,光一自己在家可以吗?”


    “什么零工?”


    “就是把养鱼场的红点鲑转移到帐篷区的钓鱼池里去。”


    “帐篷区?”
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可以钓鱼的一个地方,偶尔会有外面来的人来玩,还可以烤鱼吃。”


    “要去一天吗?”


    “恩,起码要到下午吧。”


    “刚一个人吗?”


    “悠太也去。”


    “是谁啊?”


    “同学,お父さん啊你!”
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。”


    “只是搬鱼而已,没有什么可拍的。”


    “不是可以吃烤鱼吗?”


    “不是随时去都有的吃,鱼是别人的。”


    “哦。”


    “不去了?”


    “去的。”


    “不拿相机吗?”
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出门,走下小土坡,再沿着稍宽的路走一分钟,就来到了可以看到绒毯一样水稻田的大路边,虽然说是大路,也只能允许两辆小型车同时行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一辆白色的小型货车此时就停在路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皮肤略黑,头扎毛巾的男人从车里伸出手挥了挥,“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驾驶室只能坐两个人,光一只好坐在车斗里,听前面两个人偶尔被风吹过来的零散对话。夹杂着那个人特有的笑声,fufufu的,笑得开心了还会像小猪一样哼哼几声。


       光一努力去听他们说了什么,又觉得这样的自己有点无聊,心情莫名差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说是养鱼场也并没有多么大,只不过十几平米的两个水池子,红点鲑倒是不少,挨挨挤挤地在水底浮动。


       刚和悠太从车斗里搬出个蓝色大塑料桶,开始捞鱼。


       有着长长杆的渔网一搂到底,然后迎着水流慢慢往上抬,看上去很费力的样子,刚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,干了一会就出了汗,一只脚蹬在池子边上哼哼唧唧地使劲,白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。


      光一撸了撸袖子想帮忙,悠太一把把渔网接了过去,“我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刚甩甩手,冲他咧着嘴一笑。


      悠太力气明显大得多,效率一下子提升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光一站一边看着刚蹲着和干活的人说话。




     “怎么回来了?我还以为你肯定会以考试为理由跑的远远的呢?”


    “当初也是这么打算的。所以还在那边找了工作。”


      光一略走开一点,点了一根烟。


     “后来发现那里人说话都和小森的不一样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方言吗?”


     “并不是那个意思,小森的人呢做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就会直接说出来,外边的人却不是这样,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一副嚣张的样子,越是什么都不会就越是嚣张,真令人心烦。”


      “啊,并不是特别指谁。”悠太对着光一做了个手势,“抱歉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光一点点头,把烟掐灭。




       外面的人什么的。


       呆在刚的小屋里的时候,和他一起做饭吃饭一起去地里干活,一切都那么自然,光一并不敢说是自己适应能力有多高,大概因为对方是刚,毫无保留地接受自己,允许自己走进小森的生活,走进自己的生活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吧。


       而看着对面一个站一个蹲的两人,光一却第一次有了自己不属于这里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那两个人,才是这里的,属于小森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堂本刚,和他的同学,和朋友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同样出生在这里,一起长大,一起上学,肯定一起去摘过胡秃子,一起采过雨久花,大概也一起喝过甜米酒一起吃过沾着自制酱汁的可乐饼。


       我怎么这么迟钝呢?


       今天没有来的话就好了。


      大摄影家的内心很不是个滋味。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干完活以后,渔场老板招待三个人吃红点鲑,悠太熟练地用刀把鱼敲晕,然后清理内脏,串在木签上,刚忙着准备木炭,老板切了鱼做味增汤,还是自己无事可做,袖手做旁观状。   


     “光一累了?”刚抹抹头上的汗,抬头问他。


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还没有那么没用吧,明明一直没活干的人是我。


      悠太抬头对着他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光一假装没看见把头扭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刚狐疑地盯着光一,想了想说,“那,第一只鱼给光一吃吧~”


      什么嘛,我是小孩子吗?


     “光一以后可以带朋友来哦,这里的鲑鱼很好吃哦,只是撒点盐烤着吃就很棒了!”


      光一勉强恩了一声。




      以后可以带朋友来。




      说到底我还是外人吧。




15


      红点鲑很好吃,味增汤也很棒,光一匆匆吃了几口,知道很好吃却一点都没品出味道。


      他靠在车边,一支烟跟着一支烟地抽。


      刚看了他好几眼,大概碍于有外人在,终于没有说什么,而心烦意乱的光一压根就没注意到刚投来的目光。


      回程的路上,悠太说自己想吹吹风,让刚开车,自己坐到后面去了。光一就坐到了副驾驶上,坐到了刚身边。


      刚身上淡淡的汗味夹在晚夏的风里吹过来,光一的心得到了几分纾解。


     “今天怎么了?”刚小声问,声音因为低而显得特别温柔,光一的心跳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有些事已经太明显了不是吗?
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,白天里那些思绪仔细想想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内心作怪,别人的一个表情,一句话,明明出自善意,可是却被自己无限放大,说到底是因为什么,要是自己现在还没明白也太自欺欺人。


      冷静下来一看,真是小孩子一样,可是,这不正说明了些问题吗?


  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个,光一反而轻松了些,他笑了笑。


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“没什么?真的吗?光一一天都阴着着脸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一天?一天都在注意我吗?


      光一的心情又好了一点。


     “抱歉让你担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还抽那么多烟……真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“抱歉抱歉。”


     “什么嘛,现在没事人一样,搞得我像个婆婆妈妈的讨人嫌的老婆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光一楞了一下,


       对方也楞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然后就不说话了,表情也越来越糟糕。


       光一想了想,心里叫了句不好。




       悠太的家还要远一点,本来可以把俩人送回家,刚却中途下了车,说要摘点榛子做果酱。


       扒开树叶,就能看到小小的果子藏在枝杈间。


       刚的脸色渐渐好了起来,也开始笑着和光一聊起自己小时候被妈妈说这是“抹了吃”,后来在超市看到nutalla榛子巧克力果酱才知道又被骗了。


      光一的心却一点点沉下去。


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刚离开开始处理榛果,先稍微烤一下,然后打成酱,放入巧克力粉、砂糖和少许的油,加热以后就可以吃了。


      刚这次放了不少的糖。


      口感很甜。


      光一捏着一块干面包看刚大口朵颐。


     “抱歉啊,今天明明带光一去了却没顾上你,觉得挺累的,就做的甜了一点,不知道光一能不能接受。”


      光一点点头又咬了一口。


     “不喜欢就算了,没关系哦。”


      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果酱塞进嘴里,深棕色的一点粘在嘴唇附近。


      光一放下手里的面包。


      对面的人又楞了一下,然后转开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笑的真难看。


      可是倔强的表情配上嘴边的一点果酱真是可爱的要命。


     “这里,”光一指了指嘴边,深深看着对面的人。
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  “这里,有果酱。”光一把手伸过去,在他嘴角戳了戳。


     “果酱?”刚站起来,四处找镜子,


       就被一把拉进了一个充斥着烟味和汗味的怀抱。


      “在这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纤薄的嘴唇含住了唇角的一点肌肤,没有被察觉的那一点半固体被温柔地清理干净了。


      “光一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唇角那温润的触感就转到了嘴唇上。


      “喜欢刚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早就不是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,既然想明白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害羞,既然这个人是自己想要的那么就要及时出手。


      要是被悠太什么的抢走了事情就不好办了。


      立派的成年男人堂本光一用最高效的方式终结了两个人的烦恼。


      然后得到了最甜美的奖赏,富士山一样的嘴唇就像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圆润柔软,沾着榛子酱的香甜,他突然不怕甜了一下不断放纵自己从对方那里攫取更多糖分。


      直到两个人都透不过气。




     “诶诶诶?”刚倒是有点被吓到了。


     “喜欢刚。”


     “诶?光一不讨厌吗?”


     “讨厌什么?”


     “我喜欢光一这件事?”


      “哦刚也喜欢我呢。”


      “不是说那个!”


      “那刚不喜欢我?”


      “谁说不喜欢啊,真是的,现在说的不是那个啊!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啊,不累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
       “刚才不还咋呼着说累吗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是很累啊,可是光一突然这样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累的话就省省力气不好吗?


        光一这样想着,再度捧着那人的圆脸,制止了对方的喋喋不休。


        比起果酱来,果然还是这个更美味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第二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光一已经对此有了深刻的觉悟。


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      

小森林(12-13)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上一章更新的时间是18周年的时候!


最后化用了秀秀童鞋的一个梗,希望她看到不要介意……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2  ウスターソース


咔嚓咔嚓


咔嚓咔嚓


伴随着这样的声音从睡梦中醒来。


光一点了一支烟,拉开窗帘,窗外竟然下着小雨。


细粉一样扑在玻璃窗上。


咔嚓咔嚓,


咔嚓咔嚓


虽然下着雨,可是明明已经不早了,一不小心醒的越来越晚了。




厨房里的那人又在准备着什么。有些旧的铁盘里堆了满满的橘红色蔬菜碎,空气里有甜丝丝的气息。


“早上好~”


“早上好……”


挂钟当当当的响了十下。


“中午好~fufufu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稍微吃点吧,午饭要等一下,现在在准备ウスターソース。下雨的缘故,拔胡萝卜的时候多费了一点时间。”


光一恩了一声,视线下移看到那人裤子臀部的位置沾着一大片泥迹。


推开门,一阵细雨直扑过来。


看了看门前的菜地,大概下了一夜的小雨,虽然不大可是地里都是泥了,估计那人刚才摔了个屁股墩儿,他吐出一口烟,忍不住笑出来。




嘎查嘎查,


声音比刚才干脆了一些,这次切的是芹菜,清爽的味道不一会就弥漫开来。


雨的气息,


蔬菜的气息,


在他所站的位置交汇,


他深吸了一口气,掐灭了手中的香烟。




锅里放水,水里放入调味昆布、胡椒粒、用甜料酒泡过的青花椒、月桂叶子、鼠尾草、麝香草。


把堆得小山一样的胡萝卜碎、芹菜碎、姜碎、辣椒碎统统倒进去。


中火熬煮。


刚拍了拍手,“麻烦光一照看一下。”然后钻进自己房间去了。


光一站在炉前,不时掀开盖子看一眼,热气慢慢蒸腾起来,说不上什么颜色的各色碎末或沉或浮,很有点后现代派绘画的感觉。


正想着这个也许可以拍一张,就听见身后的门被推开了。


“多谢多谢。”


冲了个澡,衣服也换了,光一还是下意识地看了那人的屁股一眼。


马上被发现了。


立刻捂住了。


“干吗?”


对方露出气鼓鼓的表情。


“是骚扰哦!变态大叔光一桑!”


“抱歉……”


“诶?承认了……”


“恩,承认了。”


“诶……”


“疼吗?”


“什么啊……”


“屁股,刚才摔了吧。”
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
“不怎么样……”


“光一在笑吗?在笑吗!”


“因为很好笑啊。”


“没有礼貌!”


“是是,对不起,但好笑就是好笑。”


“混蛋……”


“抱歉抱歉。”


“真是的……啊,该放别的了。”




酱油、醋、甜料酒、粗糖又被一股脑的放了下去。


盖上锅盖继续煮。


然后好像生气了一样,某人跑到沙发上躺了个四仰八叉。


“光一帮我继续照看吧,从早上忙到现在腰很辛苦啊。”


啪地按开了电视,拖过桌子上的薯片咔嚓咔嚓吃了起来。


光一摸摸鼻子,靠着灶台看他一个台接一个台的换起来没完,终于停在综艺番组看了起来。


汤水的颜色慢慢加重,味道也越来越浓厚,质地也越来越稠密。


抱着薯条吃的家伙似乎是睡着了,光一照他之前说的最后放入了一点果酱,尝了尝味道。


应该就是这样吧。


于是关火。




光一走过去,果然是睡着了,手里抱着的薯片袋子很危险地倾斜着,光一小心拿开。


不寻常的热度拂过光一指尖。


他皱了皱眉,仔细看对方的脸,果然也有些红,本来以为是因为刚洗过澡,现在看来不是。


他凑过去,手背贴上饱满的额头。


应该是发烧了。


“喂,起来,不要在这睡。”


“唔……让我睡一会。”


“发烧了,回屋去睡。”


“嗯?……不要,要睡。”


真是的。


光一稍稍推开茶几,弯下身子揽住对方的两肋,使使劲把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肩头。


体重意外的轻。


想了想,干脆公主抱了起来。沐浴露的气味被体温一蒸,光一觉得自己似乎晃了一下。


刚往前凑了凑,双手挂上了自己的脖子。


光一站在原地,有些恍惚。


“疼……”


我这是在干吗?




13


家里有常备的药品,还好人只是睡着了。


光一翻了翻家里的东西,熬了一锅粥,把之前冷藏起来的雨久花也找出来。


醒了的话大概会饿吧。


接着把已经冷却了的ウスターソース过滤装进瓶子里。虽然之前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,倒也并不费劲,内心随着深褐色液体被全部收拢进去反而异常的平静。


自从离开家乡一直居住在譬如东京这样的大城市,全心全意地寻找着印合自己内心骚动的画面,乍来到这里的时候,怀抱着疲惫和迷惑,也想过是不是自己的摄影生涯也许就这样结束了。


此时此刻,他感到那些东西距离自己那么的遥远。


眼前他看到的只是散发着浓郁芬芳气息的家庭料理,他要完成的只是不浪费那个人之前的劳作,每一滴都好好收纳起来。


回想涉谷街头无声而嘈杂的十字路口,从浅草遥望的天空塔,还有京都金阁寺如梭的人流、大阪心斋桥叫卖的小哥。


那些带给他激情和印记,让他成为今天的他的时刻。


似乎都渐渐远去,最终化为窗外几不可闻的簌簌雨声。


多分やばいよ




日暮时分,内室传来响动。


光一推开门,刚正坐在床上抱着头。


“怎么样?”


“头……疼。”


光一走过去,拉开他的手试试了额头。


对方眨了眨大眼睛,上目线直投过来。


やっぱりやばいね




“诶?只有这个啊?”


披着薄毛大围巾的人边戳着碗里的腌菜边嫌弃地嘟囔着。


“生病了吃这个比较好吧。”


“生病了没有胃口才不要吃这个啊。”


光一端着一碗粥有点不知所措。


“那,你想吃什么?”


“诶~吃什么光一都给我做吗?”


“恩。”光一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会的不多。”


“那,我要吃可乐饼!”


虽然觉得让病人吃这么油腻不太好,可是毕竟答应了。


找出牛肉,土豆,圆葱,面包糠。


一步一步做下来。


病人抱着个大靠垫披着大围巾饶有趣味地盯着看。


“呐,光一。你知道吗?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从我回来以后,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做饭。”


光一看了他一眼,“是吗?”


“恩,爸妈也都搬去市区了,只有我一个人跑了回来。”


“那个时候,在大城市里搞的很狼狈,被打败了一样的跑回来。想着大概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吧的姑且住了下来。”


“种稻子,种菜什么的都是一点点学起来的,虽然是在这里长大的,不过那些事情并没有认真做过。”


“然后慢慢慢慢的,小时候的事情都想起来了,在这棵树摘过胡秃子,在那条河里捉过鱼什么的。”


“于是越来越觉得就这样住着吧,不过爸妈倒是一直不肯回来。”


“之前也有生病的时候,也就是喝了药睡一觉就应付过去了。”


“所以现在,很幸福啊~”


“幸福什么的,不要随意就说比较好吧。”


“不,光一,我是认真的。”


趴在沙发背上的那人立起身子。


“现在这个时候,真心实意的觉得光一能在这里真好,谢谢你哦。”


可乐饼滋滋地在热油里游弋,大概是有油蹦了到手上了吧。


真烫。




两个人对桌吃了这一天正经的第一餐。


刚夹起一块,拿过白天做好的自制酱汁,奢侈地浇了好多,然后递到光一口边,“啊~”


光一往后稍退了一下然后马上后悔了。


还好对方没有介意反而把筷子又往前递了递,“啊~~”


光一探过去,咬了一口。


烫,然后是好吃。


刚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可乐饼放进光一面前的盘子里。


“刚才是表示感谢哦,不过我也要吃所以光一自己吃完它吧。”


光一唔了一声就夹起炸物又咬了一口。


“啊,果然是自己家做的酱汁最好吃了,是吧光一!”


“可乐饼是我做的。”


“是是知道了,光一的可乐饼和我的酱汁最搭配了~”


真是的,那种话,不要随便乱说啊。




当晚,光一做了一个梦,梦到细雨纷飞的萝卜地里,刚正努力拔着萝卜。


就在他将将要摔倒的时候,一双手托住了他的屁股。




猛的惊醒,


光一发现自己的双手正举在半空中,


我到底在干什么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first kiss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   健身好啊,健身还能生脑洞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地板有些年头了,光泽已经被无数次的摩擦和汗水打磨掉了少许。但是弹性还好。


   所以他和他总是喜欢在这里练舞。


   夕照的光线如同金黄的果冻一般笼罩着不大的练舞室。


   地板上,还残留着点点汗渍,仿佛雨后的小水洼一样反射着明亮的光。


   他喘着气,举起水瓶大大喝了一口。


   


   浑身的汗液,身体还蒸腾着热气,仿佛凝固了一般的热着,虽然老旧的空调一直不曾停下。


   他抹了把额头,对着窗前身影挥了挥水瓶。


   “看什么?”


   对方没有回头,单薄的身体倚靠着窗台。


   他站起身。


   窗外,种植着不知何年何月开始蔓延,现在正把嫩绿的触角伸到玻璃上来的红葛。大大的窗户仿佛被镶嵌进了枝蔓相框里的巨大油画,而自己的相方,正站在这幅画的正中间。


   他走过去,拉了拉对方的手,“看什么?”


   对方笑了笑,转过身靠着窗台摇了摇头。


   “有点紧张呢。”


   “今天的舞?是挺难的。”


   “不是因为这个。”


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
   “明天,要拍那个了吧。”


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“就是那个啊,现在的电视剧。”


   他愣了愣,旋即领会了。


  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

   “不就是亲一下吗,怕什么!”


   “你躺着就好了,我可是……”


   对方咬着嘴唇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下去。


   他皱起了眉头。


   


   “我说,刚过去有过吗?”


   “你说……那个吗?”


   “当然啊,不是正说到这个吗?”


   “好像没有吧。”


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


   两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噗地笑了出来。


   刚笑着笑着就出溜到了地板上,他一拽,光一也倒了下来。


   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靠着墙根坐着。


 


   “要不,我们先来练习一下。”


   “现在吗?”


   “回去了的话更不可能了吧。万一明天拍不出来……”


   “恩,那……要怎么来。”


   “按剧本来。”


   “好。”


  刚挪了挪屁股,躺倒在地板上。


  光一想了想,在他身边跪下来。


  “开始吗?”


  “你要闭上眼睛。”


  “恩。”圆圆的眼睛听话的闭上了,光一看了片刻,缓缓俯身下去。


 


  咚!!


  门外传来一声不小的撞击声。


 刚一惊,折起身子坐了起来,和光一的脑门碰了个正着。


 小小的一声“咚”。


 “好疼!”


 “好疼!”


 双方都捂着脑门喊了出来。


 “抱歉抱歉。”


 放下了自己的脑袋,刚凑过去扒开光一的手看他的额头,有点红。


 “怎么样?”


 “疼啊~”


 “怎么办?要不要去找个冰袋?去买瓶冰镇饮料吧!”


 “算了。”光一按住相方的手,“不至于。不过你急什么啊。”


 “被人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不太好吧……”


 “怕什么,就说你头昏不就行了。”


 “光一你认真的吗?”


 “好啦好啦,你等一下。”


 光一扶着脑门站起来,径直走到大门前。


 “不练习了?”刚一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
 对方伸出手,卡塔一声把门别死了。


 “这样就没人会进来了。”


 “恩。”


 


 “躺下吧。”


 “恩。”


 光一伸出手,握住了对方的脸颊。


 “干吗?”圆眼睛又睁开来,带着不满看向他。


 “不是练习吗?”


 “那非要这样吗?”


 “不这样你的脸会乱动的。”


 “小诚这时候是昏迷的吧,怎么会乱动。”


 “你别啰嗦了,大人都是这样的。”


 “切~”


 因为脸被捏住了一点,逼视的表情就做的有点走样。


 光一笑了出来。


“来不来啊,现在可是我在配合光一吧。”


“抱歉。”


“真是的……”


 


  光一稍稍放松了手指,轻扶着圆圆的下巴颏,眨了眨眼睛,慢慢弯下腰去。


  栗子一样的眼睛合拢着,长长黑黑的睫毛细不可察地轻颤着。


  原来这个家伙也在紧张吗?


  光一暗暗吸了口气,心口的压迫感因为看到相方的表情稍稍消散了些。


  他停了停,目光停留在富士山一样微微翘起的双唇上。


  下面,要亲上去的就是这样子的嘴唇吗?


  虽然已经朝夕相处了很久,晚上一起睡着的时候,对方安静的样子也是看到过的,可是这么近的距离,这么明亮的光线下却是第一次。


  “快点啊!”


  富士山突然开口了,把沉浸在遐想中的少年吓了一跳。


 “被你吓死了。”


 “你再不亲我吃饭去了哦。”


   对方睁开眼睛,被贴着自己的另外一张脸逼红了面孔。


  “你这是在害羞吗?”


  “总是会有一点的吧混蛋,离得这么近!”


  “好了好了,知道了。”


  对方哼了一声,没等光一说就又闭上了眼,“给你三秒钟,不然就拉倒哦。”


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光一动了动腰,消灭了最后一点距离。


   被叶子覆盖了的练舞室,


   化身为嫩绿透明的玻璃盒子,


   锁住了两个稚嫩的身影。


  


   窗外蝉鸣一阵阵涌起。


   光一小心蹭了蹭对方的嘴唇坐了起来。


   对方睁开了眼睛,绯红的脸,小小呼了口气。


   “有帮到忙吗?”


   “恩,谢谢。”


 


   “真是的,你到底NG了多少遍啊?”


   光一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
   “这样的话,昨天不就白练习了吗?”


   “今天不太紧张了,都是刚的功劳。”


   “我躺的都冷了,”刚抹了抹嘴,“还有,你的口水都流下来了!”


   “恶心了?”


   “还……还好吧。”


   “所以昨天的练习还是有用。”


   “有什么用?习惯了你的口水吗!!”


   “不是那个意思啦……”


   “好凉啊好凉啊。”


   “去吃好吃的吧。”


   “吃什么?”


   “拉面?”


   “你请客。”


 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“快走,饿死了,你拿剧本干吗?”


   “讨论一下明天的戏,练习一下。”


   “我~才~不~要~哩!”


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   


 


   



小森林(10-11)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抱歉不多,努力赶出来的,一点心意~~


KinKi Kids デビュー18周年 おめでとう


いつも ありかとございます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


10th  disc


   “光一~~光一~~~”


   拉开门,男人正和一架木头梯子搏斗。


   他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倚在门口。


   “你在干吗,快过来啊!”圆脸男人扶着梯子满脸大汗瞪过来,“在干吗啊!!”


   被梯子压住了脖颈的部分,只好歪着头努力做出了生气的模样。


   他摸摸鼻子走过去,接过那人手里的梯子。


   “真是的,光一在看我笑话吗?”


   “恩。”
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语调陡然拔高。


  “要搬到哪里去?”


  “别转移话题!”


  “去摘榛子吗?”


  “我说,刚才光一说了‘恩’吧。”


  “什么?”


  “别打岔!”


  “没有说。”


  “哈?”


  “去摘榛子吗?”


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


  光一放下梯子,站住看他。


  对方撇了撇嘴,一扭头自己往前走,还随便挥了挥手,大概是“快跟上”的意思。


  “那么,回见。”


  光一扛起梯子往回走。


  “哎哎,回来!”


  “去摘榛子吗?”


  “不是啊!”


  “那是去干吗?”


  “真是的,是去哪里。”对方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丛不算高大的树木,“去摘胡秃子。”


 


  把梯子好好支在树下,刚爬了上去,光一站在下面,一手扶着梯子,一手端着个钢丝盆。


  上面那个伸长手臂,拨开绿色的叶片去摘红色的果子,回身扔进盆子里。


  “这东西呢,没熟的时候又酸又涩,熟透了以后呢,里面的籽太大,又黏黏的,所以人们都不肯吃,你看,掉了一地。”


   光一低头,深绿色的草间落满了已经有些开始腐败的深红色果实,露出里面夹杂着浅黄色的果肉。


   “呐,要不要尝一个?”


新鲜的果实被递到眼前。


光一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一只扶着梯子,一只端着盆子。


他抬眼看向对方,张开了嘴。


对方的手一顿,快速把果子塞进了光一嘴里。


   “很涩吧。”


   “不会,好吃。”


   “果然呢~~就觉得光一会喜欢。”


   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“嘛,这个嘛……”


   “为什么?”


   “等我做出果酱来就知道了。”


   “恩。”


   “其实呢,我觉得这些果子好可怜,很早之前就想拿来做果酱了。”


   “可怜?”


   “是啊,明明这么拼命努力长大,到头来却只能付诸流水。”


   “也不算吧。”


   “恩?”


   “植物之所以结果子并不是为了给人类享用的,是为了繁衍后代,人去吃也好,不吃也好,都不会影响它们活下去不是吗?”


对方停下了动作,转过头看他,“光一说的也有道理,不过呢,总觉得这么好看的果子就这么落在地上慢慢腐烂掉真是可惜啊!”


说着,他举起手里捏着的果子,对着阳光仔细地端详着。


“你看,多好看!”男人转过身子,努力给光一看手里的果子。


“哎!”


“喂!”


 


扔掉手里的东西,光一眼疾手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身体。


隐藏在宽大t恤下面的腰线柔韧,隔着微有些湿意的棉布材质贴在掌心妥帖的很,光一握了握,又握了握。


他舔了下唇,目线只盯着手下那片布料。


“喂,放开啦。”


对方涨红了脸,扭过头扒拉他的手。


手下的肌理轻微的波动起来,肉体的温度更加清晰地传递到自己的皮肤上,光一又紧了紧手。


“你先下来。”


“你先放开。”


“要我抱你吗?”光一作势又把手往上挪了挪,抓住了那人的肋下。


“那……那……不用。”


对方一步一步下到地面,抬头恨恨盯了光一一眼,光一拍拍手,捡起地上的盆。


男人接过去,蹲下来捡。


光一也蹲下来。


时不时的,两个人的手就会在草丛中相遇。


似乎有条无形的丝线缠在了两个人的手指上,被谁拽一拽,再拽一拽,两只手就凑到了一起。


几次下来,刚忍不住扑哧一笑。


光一也笑,捉住他的手捏了捏。


 


11h  disc


   “呐,这个,请光一来吧。”把盘子递过来,然后大大地咬了一口苹果。


   “这个?”


   “用这个,”他抬了抬下巴,光一低头,看到里面躺着的木把勺子,“把胡秃子都捣碎,把籽挑出来。果子在那边。“


   又抬起下巴指了指厨房的料理台,红色的果子在碗里堆得高高的,宛如小小的富士山。 


  “要好好的每个都弄干净哦。”


   又是一口苹果。


   “你呢?”


   “我要休息一下了。”


   “休息?”


   “刚才摔到了啊。”


   还真好意思说,明明被我好好扶住了。


   对方瞪过来,摸了摸腰,哼了一声。


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光一摸了摸鼻子,“都要弄完吗?”


   “是的哦~”


   男人跑到玻璃床前翻开一本书,手里还举着半个苹果。


   光一洗了洗手,默默开始干活。


   


   挑籽很费事,,要先把果肉捣碎,盆底慢慢堆积起番茄酱一般的红色果泥,黏黏的,总是会包裹住浅绿色的籽,用手指去弄的话又会粘在手指上。


   光一卖力地做着,木勺摩擦着盆底沙沙地响着,并不刺耳,反而让人想起落雨的声音。


   红色的,散发着淡淡甜味的雨水。


  如果存在的话,那一定要好好拍下来。


  “恩?笑什么?”对方把苹果核扔进垃圾箱,抹抹嘴,站在旁边狐疑地看过来。


  “没什么,这些可以吗?”


  对方把手指伸入果泥戳了戳,放进嘴里砸吧了下。


 “恩,继续哦,光一先生。”


 


  捣鼓出一身大汗以后,红色的果泥盛了满满一大碗,另一只碗里则攒了大半碗籽。


  “下面,要怎么样?”


 


  刚端过大碗看了看,从厨子里搬出个秤来,把胡秃子酱放在上面称。


  “果然不少呢。”


  翻出了白糖,称了,想了想,又倒出来一点。


  然后把糖一口气倒进了果酱里,放在炉火上小火熬。


  “光一去休息,下面的我来。”


 


  暗红色果酱在白色的搪瓷锅里咕嘟咕嘟地煮着,男人不时撇去上面酸涩的部分,然后再尝一尝。


  手几次伸到砂糖罐又缩了回来。


  光一开了一瓶啤酒,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头看看他。


  “诶~很好看呢,光一,要不要拍一下。”


   对方低着头说了这么一句。


   光一端着酒走过来,伸头看了看,“算了。”


  “尝尝。”勺子伸了过来。


  “不要。”


  “诶~”


  勺子到了另外一个人嘴边,嘴唇一动,红色的果酱被嘴唇卷了进去。


  “啊,酸……”


  光一仰头,喝干了易拉罐里的液体。


 


  果汁熬干了。


  到底是没有再放糖。


  男人扔了一点果酱在碗里,低头看了看,点了点头,“恩,成团了呢。”


  关掉火,等果酱放凉就装进了六角形的玻璃瓶子,满满的两大瓶。


  他转过身,擦了把颈间的汗,“明天早上就吃这个吧。”


 


  第二天的早餐摆在了廊檐下,


  一瓶子暗红色的胡秃子酱,烤的干干的面包片,两杯乌龙茶。


  “我开动咯~”


  光一也学着对方把果酱抹在面包片上送入嘴中。


  口感很重,带着些涩,和宜人的酸味。


  光一很喜欢,一口气吃了三片。


  转过去看对方的盘子里只少了一片。


  “怎么?”


  “果然,太酸了,对我来说。”


   男人捡起一片面包,放进嘴里啃的咔咔作响。


  “做的时候干嘛去了,多放糖不就好了。”


  “可是光一第一天来的时候就说不喜欢吃甜的啊。”


   光一呆了呆。


   “我是不是很了不起呢,光一先生。”


   对方得意一笑,把手里的那块面包塞进嘴里,咚咚咚跑进屋里去了。


   “后面就交给光一了哦~”


   光一伸出手,拿起对面盘子里剩下的那片面包,对着院子一点一点吃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小森林(7-9)

飞火野上滚一滚:

栗子下次去摘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7th  dish


   光一坐到沙发打开了电视。


   叫做刚的男人又在老地方看书,


   炉子上蹲着个砂粥,米香在小小的房间里浮动。


   炖了一会之后,每隔几分钟,他就要起身去看看,书被放下又拿起来。   


   光一走过来说:“我来吧。”


   “没关系,没有别的意思,但是这个的火候也是很重要的。”男人低头搅着米说,“下次吧,如果下次做的时候光一先生还住在这里,就麻烦你来做。”


   热气升腾起来,诱人胃口的香味一阵阵扑面而来,光一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看。


   


   因为湿度过大而卷曲起来的黑发垂在耳侧,天生的圆润双颊,依然是那件穿的发旧的t恤和短裤。


   认真的观察着米粥,均匀地搅拌了两下,拍拍手,从冰箱里拿出来半盒子粉末状的东西。


  “统统倒下去好了……”


   散落到最后,几颗白色落在了黑色的砂锅内侧,他伸出手指,小心的拨弄进去。


  “明天就做好了,摘完榛子回来会很渴很热,喝这个正正好哦~”


   光一好像没听到一样发着愣。


  “喂~光一先生?”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晃,


   光一抬起胳膊,一把抓住了那只手。


  “诶?”


 


  “这样?还是这样?”白皙的指尖在锅边移动着,“这样呢?”


   光一移开相机,“随便怎样都可以。”


  “哦,随便吗?”


   他伸出手指,小心的把白色的颗粒拨弄进去。


  “可以吗?”


   光一看了一下照片,点了个头很快的回屋里去了。


   “什么嘛……”


   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头撇了撇嘴,“只是手指头吗?”


   


   光一坐在桌前发愣,相机还放在一边,


   突然间失去了查看的欲望,


   眼前晃动的全是那人白皙柔软的手指。


   男人的手指,


   却有着温柔的弧度和线条。


   骨节分明,血管醒目。


   肌理分明的手臂。


   捡起那颗白色的时候好像捏住了自己的心。


   只是想抓住那个瞬间,


   拍下来的时候却失去了兴趣。


   他盯着相机发呆。


 


   “光一先生,可以喝了哦。”


   一颗圆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。


   “什,什么?”


   “酸米酒好了哦。”


    来人满头是汗,脖颈上也挂了汗珠,亮晶晶的在灯光下闪烁着。


   “哦……”


    光一随手摸起了相机。


   “不想喝吗?抱歉了,请休息吧。”


   “不,这就来。”


   “我去准备冰块。”


   门被轻轻地掩上了。


   光一站在那,打开相机,看着屏幕上的画面。


   手指的主人正从冰盒里向外倒冰,


   清凉的哗啦啦的声音。


   他啪地按掉了电源。


  


 


8th  dish  


  小小的圆桌上摆上了两只大口的矮胖玻璃杯。


  中间是装在凉水瓶里的乳白色酸米酒,


  旁边的碗里是冒着凉气的冰块。


  “稍微过了一下凉水,还会有点温,加点这个吧。”


  倒好了米酒,对方夹起一块往他杯子里送。


 


  吱溜~


  冰块逃走了,在桌面上滑出一道湿漉漉的痕迹停在了边缘,


  仿佛一只透明的方块蜗牛。


 


  光一抄起来放进杯子。


 “fufufu~抱歉。”


 那人举着夹子乐不可支。


 光一眨了眨眼睛。


 “就是觉得,光一先生的动作很快呢。”


 光一又眨了眨眼睛。


 对方抿了抿嘴,又夹起一块。


 


 嘣~


 直接弹了出去。


 光一眼疾手快捞了过来。


 “nice catch。”接住的同时还喃喃了这么一句。


 顺手又放回自己杯子,抬头看时,对方几乎笑倒在榻榻米上。


 光一盘了盘腿,也笑了。


 


 两三杯酒下肚,


 对方已经微醺。


 真是没见过在比这个没有酒量的人了,


 只是米酒吧……


 光一捏着杯子看着对方微红的脸,有点想吐槽。


 可惜房主人已经只顾fufufu笑着,眼睛都要睁不开。


 “光一先生~光一先生~”


 “恩。”


 “光一君光一君。”


 “?”


 “不要!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“就叫光一吧!光一!”


 “好。”


 “是同姓的哦,所以就直接叫光一吧!”


  明明没什么关系吧,光一暗暗想,点点头。


  对方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又去摸水瓶,“再来一杯,嗝~fufufu~我打了个嗝呢光一~~我打了个嗝!”


 “……别喝了。”光一伸手把剩下的米酒拿了过来。


 “还给我!”啪地拍了下桌子,把光一吓了一跳。


 “快还给我!”探过身子,伸手去抓,却扑倒在桌子上。


 光一跪坐起来,看着对方趴在眼前。


 “你……起来啊。”


 没有反应。


 光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
 继续趴着。


 光一伸手去拉他。


 任由他拉。


 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
 光一放下酒,俯身看他。


 一闪身,身边的酒瓶被抓走了,双手举着一口气喝了个干净。


 转过头看着他嘻嘻笑。


 “光一~~喝光了哦。”


 他晃了晃瓶子,扑倒在榻榻米上。


 


 虽然看上去有些圆,其实并不重,光一把主人搬运到主卧以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。


 但是因为所谓的主卧是在二楼所以还是稍微有些吃力。


 光一坐下来稍作休息。


 对方躺在被子上四仰八叉。


 一会动了动,两只手放在了脸颊两侧。


 微弱的灯光下,安静的睡颜。


 光一平复着汗意,静静看着暖色灯光下的男人。


 


   “早安。”


    一进厨房就看到主人站在水池旁,神清气爽地做着早餐,


    完全没有宿醉的痕迹。


    光一点点头,在桌子边坐下来。


    “光一先生起的越来越早了。”对方笑眯眯地说,端过一份煎培根。


    冒着油花,还在滋滋作响,主人看上去很满意。


   光一微微皱了眉头抬头看他。


   “怎么了?”男人抬了抬眉毛,“不吃这个?”


  “没事,谢谢。”


  “不客气呦,一会面包和鸡蛋就好了哦。”


  光一夹起一片放进嘴里,


  啧,烫!


 


9 th dish


  虽然没有最近几天没有下雨,溪水还是流淌地很带劲,男人一边在前面走着,一面提醒光一小心。


 走着走着,就有红点鲑从岩石间扭动着钻了过来。


 “要是踩到了沼泽蟹要小心哦。”


 “会扎破脚?”


 “把人家踩死了不太好吧。”


 “哦……”


 “fufufu~不会了。”


 两个人都光着脚,对方没有穿平时常穿的五分裤,却把宽宽的裤脚挽了上来,露出白皙的小腿和脚踝,一边走着一边喊着“好凉!”


 光一盯着他的脚后跟在溪水中出出进进,举起了手里的相机。


 咔嚓。


 扑通。


 光一一个趔趄跌在溪水里,因为双手捧着相机,完全是结结实实地跪了下去。


 膝盖磕在石头上,他倒抽一口气。


 “怎么……!”前面那人回过头,扔下手里的竹簸箕过来拉他,“还好吧?”


 膝盖擦破了,很快渗出血来。


 光一站在水中,那人蹲下来,撩起水来替他冲洗。血顺着小腿一直流下来汇入了溪水。


 男人跑到岸边找了找,揪出一棵什么草拽下来,洗干净,甩了甩水就放进了嘴里。


 “可以止血。”给光一糊在了伤口上,然后解下脖子里的大手帕给他包上。


 “光一先生能自己回去吗?”他抬头看了看来路,“顺着溪水往回走就行了,客厅门后的橱子上有应急箱。”


 光一盯着那人的发旋,漆黑的,小小的漩涡。


 心跟着一圈一圈地旋转了起来。


 “我不回去。”他突然不太高兴。


 “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吧……”男人盯着光一的膝盖皱起了眉。


 “会麻烦你吗?”


 “诶?”对方抬眼看了看他。


 那粼粼水光都被这双眼睛吸进去了吧,光一屏息。


 对方低头按了按手帕,解开来包的更严实些。


 “那倒不会,可是这个,不会疼吗?”


 “我曾经包着肋骨去拍照。”


 对方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,“光一先生真是很努力啊。”


 “没事了,走吧。”


 “那么光一先生就坐在这里吧。”对方指着一块大石头。


 “我说了没事了。”


 “我知道啦,不过我们已经到地方了。”对方指着石头旁一大捧茂茂盛盛的植物。


 “这个就是?”


 “没错哦。”


 


 看起来并不起眼,长长的,柔韧的,半透明的枝茎,充盈着水色,生长在湿润的溪岸。


 男人蹲下来,拨开叶子,拨弄着根部,手指插入黑色的泥土,手背的筋络因为用力而不时浮现。


 光一挪动了一下,又举起了相机。


 “这个也要拍吗?”


 光一没说话,急速按下快门。


 “诶~~”


 晃悠悠的雨久花不时地掠过男人的脸,本来歪带着的草帽斜斜的披在另一侧的肩膀,后背的棉麻衬衫被打湿了一大块。


 在绿色的植物中不时被遮挡住的男人的侧颜,慢慢被汗水打湿。


 “这个,这个部分,”一棵植物被举到了自己眼前,那手指上还附着着泥水,抓住的植物部分却是绛红色的,是植物把吸收来的土地的颜色掺杂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吧,光一晃神片刻,又举起相机。


 “我说……”对方发出不满的声音。


 “别动。”光一一把握住他的手腕,掌心按压着他的动脉,血脉微微的跳动冲击着自己的皮肤。


 对方沉默了,举着长长的雨久花让他拍。


 “可以了?”他小声问,“手好酸。”


 光一点了点头,低头查看相机的时候却又看到对方反撑在地上的双脚,脚趾陷入泥中,脚跟柔软,脚踝如象牙。


 他伸出手,按在那双脚上。


 “所以说,光一先生是变态吗?”


 “叫我光一吧。”


 “啊~好。”


 


  “光一,要吃焯蔬菜吗?”


  “恩。”


  “还是拌在咸菜里呢……”站在厨房的那人咬着手指认真思考着。


  “都吃吧。”光一站过去,看着已经处理了皮躺在篮子里的雨久花。


  “不会嫌烦吗?一顿都吃的话。”


  光一转头看他,“不会。”


  对方摸了摸发梢,


 “好。”


 


   不仅做了焯蔬菜和咸菜,还把之前说过的红色的部分剁成泥,掺入味增来吃,洒在热乎乎的米饭上,只靠这个就吃了一大碗。


   刚摸了摸嘴,舒服的躺在地上抱着肚子滚了滚。


   光一站起来,把剩下的东西收到料理台,把碗筷洗干擦净放回收纳盒,又用棉布盖好。


   一回头,坐在地上那人扭着身子,笑眯眯地看向他,“多谢。”


   光一点了点头,跑到屋外点了一根烟。


  “光一,说过了没关系哦~”屋里的人趴在玻璃上大声说。


   光一摇摇头,挥了挥指间的烟。对方笑了笑缩了回去。


   午间的阳光泼洒在檐前的空地上,芹菜也好茄子也好都绿的耀眼,光一眼前就只有刚才那人转过身子来的笑脸和圆圆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